[都市言情] 老公太急要复婚小说第11章~第14章免费抢先阅读,薛米白和李酒窝的故事发展,等你来揭晓。。。娶薛家女子,是为两家商政联姻,随便哪个薛家女子都可,却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将手指向了她。婚后,她不争不吵不哭不闹,险些让他忘了自己已婚,没想到离婚协议书签下,那该死的女人竟然原形毕露,原来他亦是同样被她利用。。。
薛家的如意算盘
荣骁宇像是看出了米白的疑惑,他走到米白跟前,“今天送来的十几个患者,是我们公司开发项目的。”
“哦。”米白微微点头,指着身后几间急诊室道,“他们中部分已经脱离危险,只有个别的还在ICU,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
荣骁宇点了点头,看了米白一眼,“如果有媒体。。。”
“我懂。这里是医院,我们也有自己的制度,不会放他们进来的。”米白知道荣骁宇的意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不可能不惊动媒体,只不过他们一整天都在忙着抢救患者,根本没注意到那些事。
“那些记者,会为了得到第一手材料而花样百出,你。。。”荣骁宇本来想说你注意安全,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何时对这个前妻有这么多话了。
米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荣骁宇,你大晚上的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吧,你担心的问题是不存在的,你当我们医院的保安都是吃干饭的吗?”
一整天的忙碌已经让米白失去了好脾气对待荣骁宇的耐心,她此时只想吃些东西,好好的睡一觉,不然她可保不准自己什么时候倒下。
荣骁宇一愣,根本没想到米白此时对自己竟然是这种不耐烦的态度,自己怎么有一种上赶着被人烦的感觉呢,他俊眉一皱,抿嘴唇,什么也没说,准备转身离开时,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叫米白的名字。
“米白?”褚飞阳拿着食堂特意为他们准备的盒饭走向米白,眯着眼看着米白跟前的男人,眼熟。很眼熟。
“我先走了。”荣骁宇看着那长的好看的男人拿着盒饭走向米白,心里知道,她也许一天没来得及吃饭,不想打扰她,于是率领众领导部门离开。
跟在荣骁宇身后的公司高层们奇怪啊,他们荣总什么时候这么有耐性了?第一次见荣总除了工作以外跟女人说这么多话。而且那女人还貌似很不耐烦的样子,让他们着实大跌眼镜。
直到坐在车上,荣骁宇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难道是太久没碰女人了,看着那薛米白都是西施了?竟然破天荒的跟她说了那么多话。今天一天说的话,甚至比结婚一年多加一起说的还要多。
薛家大宅。客厅中间坐着一名老者,七十岁上下的年纪,透着骇人的威严,让坐在一旁的薛家人,有话也不敢说出口。
“爸,当初我就说不让米白嫁过去,现在到好,两个人离婚了,我竟然还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你说说,米白这丫头是成事的人吗?”薛静珊对薛老抱怨着,当初就像让自己女儿佳佳嫁过去,如果嫁过去的是佳佳,那还有这些事儿。
“就是,若是我们家小柔嫁过去,肯定得荣骁宇的宠爱,我们家小柔啊。。”
“够了!”薛老打断自己女儿和儿媳的话,“你们是真蠢还是假蠢,居然连荣骁宇真正的意图都看不出来吗?”
薛老没想到啊,自己当初被利益和权益蒙蔽了双眼,竟然没想到荣骁宇的这步棋,他自己也号称是政坛的老狐狸了,怎么就栽在这么个小子手上呢?若不是自己岁数大了,退了下来,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婿有不争气,根本没有实权在握,他又犯得着打荣家主意么?
米白真正的亲人
“爸!”薛静珊是小女儿,也是唯一一个敢顶撞薛老的人,“明明就是米白那丫头不争气,拴不住荣骁宇的心,你怎么还护着她?”
“如果当初荣骁宇娶的是佳佳或者小柔,今日离婚,会有这么痛快么?”薛老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些儿女怎么就没有一个有脑子的呢?
“当下是要想办法怎么才能抱住荣骁宇这条大船!”薛家长子,薛静武看了一眼妹妹和媳妇,他到时很想让小柔嫁过去。
“爷爷,让我试试吧。”薛敏柔自信,自己的样貌绝对比那薛米白要强上几倍还带拐弯的,她就不信了,她这张脸可是是男人都爱的,除非荣骁宇他不是男人。
一旁的佳佳在接到薛静珊的眼神后,连忙跟着说,“外公,我也可以的。”她看了一眼薛敏柔那张让人嫉妒的脸,轻哼一声,女人不光是要靠脸蛋,还要靠大脑,她薛敏柔胸大无脑,能成功才怪。
“我老了,撑不了几年了,薛家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薛老在佣人的搀扶下回房,没有说同意不同意几人的想法。
“怎么办?”薛敏柔看着自己的父母,爷爷这是什么意思呢?
“笨蛋,外公没说拒绝,就是同意了。”常佳佳白了一眼薛敏柔,真是不长脑子,外公能说让她们二人去勾。引荣骁宇吗?
“你才笨呢,荣骁宇一定会拜倒在我的脚下。”薛敏柔看着常佳佳那张只能算得上清秀的脸,得意的说着。
常佳佳不屑的撇撇嘴,比起智商,薛敏柔和薛米白哪个是自己的对手,她可是有着双博士学位的高学历人才,将来若是嫁给荣骁宇,肯定能帮助他管理好荣氏旗下的所有企业。正想着,就已经露出了一种势在必得的笑容。
而屋内的其他几名长辈,都是各怀鬼胎,各有想法。薛家这一年来,早就名存实亡了,无非就是捏着些可有可无的权利罢了,尤其是薛老爷子上个月彻底退居二线之后,薛家根本无人能接过这个位置,如今又得知米白和荣骁宇离婚,那更是给薛家雪上加霜。
若是能攀上荣骁宇这个大树,那他们有一辈子吃穿不用愁了,此时的薛家,但凡生了儿子的,都后悔的要死,羡慕嫉妒恨啊。怎么当初就没生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能给他们赚个养老本呢?
而此时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的荣骁宇,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剑眉紧皱,听人说,打喷嚏是被人念叨的表现,他一向是不信这些的,可是怎么这回就有了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呢?
当夜色完全降临在这座繁华的都市,米白才从一天的疲累中抽身而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招来计程车,报上地址。
晚,是一间不论是装修还是味道都很不错的咖啡厅,米白刚一推门而入就问到那刚出炉的面包香味,对于这个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的她来说,这个味道,无疑是万分的又或。
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前,点了自己最爱喝的奶茶,再配上那刚出炉的小点心,米白真想这辈子就这样惬意的过下去。
他,真的回来了
可这样的好心情,却被对面大楼上的电子屏所打断,新闻里,徐默一席黑色风衣站在机场出口,引来大批媒体记者争相采访,即使他带着黑超墨镜,米白还是能够在第一时间里,不看字幕,就猜得出是他。
那个让她梦了一千多个日夜的男人,即使是化成灰,她米白也认得。他,真的回来了,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杯子,丝毫感觉不到那微烫的杯壁传到掌心的温度,贝齿轻咬下唇,目光紧盯着屏幕里一脸微笑的男子。
“米白。”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终于让米白拉回了早已飞远的思绪。
“小姨。”米白终于扯出了多日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还在想他么?”米紫烟握着外甥女的小手,关切的问着。
米白轻轻的摇着头,“都过去了,我与他,再无瓜葛。”
米紫烟看着米白那让人心疼的表情,“米白,跟我走吧。”她再次说着这句话,每次跟米白说起,都会被拒绝,可每次都忍不住说起。
“小姨,我一个人可以的。”
米紫烟端起侍者送来的咖啡,优雅的喝着,许久才缓缓开口,“米白,别让自己活的这么累。你想要的,米家给的起。”
米白眸色黯然,低头不语,她就知道每次小姨约自己来这里,都会说着这么一段,母亲不顾家人反对,就算是断绝关系也要嫁给父亲,却不知道,几年后,换来客死异乡的结果。
米紫烟见米白心思不再这上,只能轻叹,“米白,我知道你跟薛家人的关系不好,当初你嫁给荣骁宇连个婚礼都不办,也就算了,可是如今荣骁宇要离婚,他们薛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替你讨回公道,这口气,我咽不下!”
素来有律政场上铁娘子之称的米紫烟此时,不是个大律师,而是一个关心外甥女的小姨,尤其是没有母亲的外甥女,若不是自己在国外求学十年,那会错过米白的成长,哪里会让薛家人抚养米白。
“小姨,你也知道,我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很压抑,根本没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与其将来被他们送给别人联姻,不如嫁给荣骁宇换得自由,起码现在离婚了,日后的生活,由我自己做主,这一年多的无爱婚姻,算是我对他们养育之恩的一种报答了。日后,我与薛家,再无瓜葛。有的,只是父亲留给我的这个姓氏而已。”
米白喝了口奶茶,感受到那温暖直达心房。
米紫烟完全被米白的话惊着了,她刚入口的咖啡差点就喷在米白的脸上,她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等想法?莫不是他?
米紫烟顺着米白的目光看向对面的电子屏,“蒋默回来了?”
米白微微点头,“嗯,他给我打过电话了。”
“念念。。。。”米紫烟情急之下唤出米白乳名,“你不要让自己在陷进去了!”
米紫烟看着米白紧紧抿着的双唇,心疼的握着她的手。这孩子,不能在受一点儿委屈了,她们米家,受不起打击了。
再见蒋默
离开晚,米白没有让米紫烟送自己,她只想一个人静静的走走,这些年来,米白尽量让自己忙起来,这样就不会想起蒋默,可如今看到他的新闻,那个地方还是会痛,不单单是接到电话那么痛,而是更痛。
想起刚才新闻里,他身旁那妖娆女子,是多么的夺目,他们。。。很配。
不知不觉,米白走到一栋白色别墅跟前,抬眼一看,竟然是薛宅,曾几何时,在这个宅子里,自己唯一的幸福,就在这里,可如今,却只剩下一栋空白的建筑而已,什么都没有了。
米白站在不远处,看着路灯下的昏黄,一片片梧桐树在月色下婆娑着身影,树影下,一名黑衣男子正在朝自己看来,米白微眯起眼,瞬间怔住。
“蒋默。。。”她呢喃着,随即轻轻的摇头,也许是自己眼花了,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很明显,米白并不是眼花,蒋默正大步朝米白走来,米白看着那即将靠近自己的身影,第一个反应便是,逃!
她刚一转身,便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扯了回去,跌入了一个有着熟悉味道的胸膛,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拥在怀中。
“念念。。。”蒋默拥着米白,忘情的叫着她的乳名,满含思念的眸子在月色下,闪着泪光,三年了,他有多么想她,多么想抱着她。就这样一辈子不撒手。
米白双腿早已发软,一双手更是不知道放在哪里,这个迟来了三年的拥抱,让她,彻底崩溃,泪水早已肆意的布满脸颊,春风拂过,一丝丝凉意渗透心底。
许久,蒋默不松开,米白也不动,直到一辆夜色里飞驰车上,传来少男少女暧昧的笑声和哨声,才将米白的思绪拉回。
“别,蒋默。。放开我。”米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只觉得发软的双腿此时早已没有感觉。
谁知蒋默却抱的更近,“不,念念,我不放手。”
米白终于找回自己的力气,狠狠的推开了身前的男人,“蒋默,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何必呢?”
“念念。。。”
“叫我米白。”米白冰冷的声音透着十足的拒绝。
蒋默心底骤然一冷,慌乱的抓着米白的胳膊,生怕她离去。
“请你自重!二姐夫!”
脑中血液轰然凝聚,全是因为米白那一句二姐夫,蒋默自嘲一笑,是啊,此时他的已经不是她的白马王子,而他的公主,正是米白的二姐,薛子宁,他,蒋默,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还有什么身份配说爱她?
蒋默回过神来,米白已经离开,看着她孤单的背影,蒋默第一次恨自己,那样一个应该捧在手心里爱的女人,为什么,自己要推开?他想说,念念,我后悔了,回来吧,可是早已没有资格。早在他推开她的那一刹那,便没有了资格。
蒋默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那栋白色建筑二楼的白色身影。薛子宁站在二楼看了许久,指甲早已陷入掌心,却感觉不到痛,薛米白,蒋默,你们好样的!
未完待续…
↓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YY小说”阅读更多后续精彩情节
YY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