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一夜放纵小说(连载中)第12章~第16章免费抢先阅读,张小娴与言仲洺的故事发展,等你来揭晓。。。深爱四年的男友背叛,她愤怒不已,分手后去酒吧买醉,并且把自己献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醒来后故作淡定丢下钱离开,却不知道肚子里已经揣了一个小东西,五年转瞬即逝,她守着儿子过的心满意足,谁知又遇上了当初‘借种’的男人,她慌张逃离,他穷追不舍,还想用一纸婚约把她捆在自己身边。但是后来她发现男人心中却还藏着另外一个女人,她毅然离开,丢弃这份不纯粹的感情!张小娴怒气冲冲:“言先生,请离我和我儿子远一些!”言仲洺挑眉轻笑:“儿子?你一个人可是不会生出儿子的。”
第十二章 儿子生日
从咖啡厅回到租住的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整。
张子桓困得不行,打了无数个呵欠,却还是硬撑着陪张小娴坐了一会儿。
张小娴心疼的紧,好说歹说把他哄去睡觉之后,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最后还是把点了接听,把听筒放在耳边,“喂?”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有磁性的声音,犹如暗夜里魅人心魄的冥王,“明天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一听这特别的声音,张小娴就知道是谁了,她皱起眉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
言仲洺轻笑一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物,“张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几天我的身份还是你的投资者。怎么,投资者有你的电话,你很意外?”
对于言仲洺这个滴水不漏的说法,张小娴觉得无言以对。
的确,若他单单作为她的投资者的话,拿到她的资料,她并不会有多大反应。
可是自从知道了言仲洺的真实身份后,不管他做什么,张小娴都觉得他是别有目的,就是为了把儿子从她身边夺走。
她当然不会同意。
张小娴一直缄口不言,言仲洺又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轻笑,“好了,不说别的,明天出来吃个饭吧,咱儿子生日了。”
说话的尾音轻轻挑起,简直就是故意拨动听着的心弦。
张小娴顿时生出巨大的危机感和警惕感,眼睛瞪得老大,“喂,什么叫‘咱儿子’?”
之前不是说好,儿子是她一个人的?言仲洺只是负责有时候过来看看,让孩子成长的更开心而已。
对于她的质问,言仲洺不恼也不解释,听起来心情仍然很好的样子,“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早上七点我来你楼下接你们。”
说罢还没等张小娴表示同意或拒绝,就礼貌地道了一声晚安,挂了电话。
……这个人!
他经过她的同意了吗?就擅自调查儿子的生日,又强行邀请他们出去吃饭。
张小娴气呼呼地把手机扔在柔软的沙发上,以示不满。
可是无论她有多不愿意,第二天的天光仍然照常亮起。翌日,张小娴的闹钟还没响起,就率先被一通电话从梦中轰炸起来。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又闭上眼睛把手机扔到一边。
天,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准时,晚几分钟打会死吗?
铃声依然不知疲倦地响起,终于,起床气严重的张小娴拿起手机,就对着话筒气急败坏地吼,“你再这样,我有权告你骚扰!”
“是吗?”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似乎带着一种看好戏的,“张小姐别忘了,你现在经营的店铺,是由我完全投资。换句话说,我就算是你的半个老板。而今天,言氏的员工并不休假——”
说到这里,他像是吊人胃口似的故意停顿了一下,“我想知道,老板打电话叫懒散的员工起床而已,什么时候也算骚扰了?”
“你!”张小娴瞬间噎住。
她就知道,跟他斗嘴,早晚被气死。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她还是收敛起脾性,安安心心地顺着他来比较好。
不就是看个儿子么,给他看好了,反正看了他又带不走。如果他敢强行要儿子,她拼死也不会同意。
这么想着,张小娴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又忆起一事,便压低声音对着话筒咬牙切齿地威胁道,“待会儿出去,别给我儿子提爸爸这两个字,你只是平易近人的言叔叔,言叔叔知道吗?”
言仲洺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哂笑,“哦,知道了。”
先见了孩子再说,见到了,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再说,这小女人炸毛的样子倒实在让人觉得有趣得紧,他不是很想拒绝。
言仲洺打完电话便坐在车里等,一等不来二等不来,现在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很好。这女人,还会让他等。
他抬眼瞥了一下仍然紧闭的大门,眸光里掀不起一丝波澜。
不同于他的悠闲,张小娴在屋里可谓是手忙脚乱,不停地从衣柜里翻出衣服来比划,搞得一旁穿戴整齐的张子桓都很疑惑,“妈咪,你在紧张什么?”
紧张吗?好像是有点。
张小娴在心里默默盘算,这好歹也是第一次全家出游,虽然她对这件事不是太感冒,但对于懵懵懂懂的张子桓来说,这可是一辈子第一次和父亲在一起的大事,她不能草草应付,至少在打扮上要正式一点。
第十三章 出游
纠结到最后,张小娴还是选了一件浅绿色的及膝连衣裙,因为她觉得很配这个季节。
熟练地化淡妆,卷头发……张小娴想起昨天在咖啡厅白佳慧教自己的搭配技巧,索性从柜子里取出多年没戴的祖母绿项链,摸索着扣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一番装点之后,张小娴直视着穿衣镜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在面貌上和五年前没有丝毫变化,仍然甜美白皙,轻灵迷人,只是气质上多了些许成熟与妩媚,反而显得更加摄人心魄。
大功告成!
张小娴满意的点点头,牵着张子桓小小软软的手掌,拿起手包出了门。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言仲洺的嘴唇已经不自觉地抿紧,第七次往紧闭的大门口看去。
他好不容易屈尊降贵过来租住的公寓接她,这女人居然摆架子?
待会儿她出来,他一定要……
可是,还没等想到他究竟要怎样,言仲洺的的目光忽然被生生定住,同时心下一动。
公寓的大门从里面被慢慢打开,紧接着出现了张小娴的身影,像是一只绿色的蝴蝶蓦地迎风扑进了他的视野。
肤如凝脂,身姿若柳,明眸善睐,讲的大抵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吧。
张小娴的眼睛生的本就好看,此刻被一身浅绿映衬,更显得顾盼生辉。而她本身的气质又没有丝毫名媛堆里的脂粉气,整个人犹如清水出芙蓉一般干净雅致。
纵使多年来见惯各式各样的美女,言仲洺也不由得一时间有些失神。
不过这失神只是一瞬,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下车替他们开了门。
等了一个多小时累积起来的怒火不知不觉地烟消云散,言仲洺的目光从张小娴身上转向张子桓,忽然间就舍不得眨眼。
真像。比照片上更像。
这是他一眼就得出的结论。
他是不是该感谢这个女人,给他生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儿子?
张子桓一大早就听母亲说了,今天要和一个叔叔一起出去玩。他虽然奇怪——毕竟母亲之前从来没有跟哪个男人出过门,但毕竟最基本的礼节不能忘。
于是他拿出在学校跟老师敬礼的尊敬态度,笑眯眯地仰头对着面前的男人叫了一声,“言叔叔,您好!”
这一声叫得言仲洺身躯几不可见的一震,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声,“你叫我什么?”
张子桓一点也不怕生,理所当然地回答,“言叔叔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很亲切,他不惧他。之前也有很多想要追母亲的人,都表现出一副对他很和善的样子,可是他就是打心眼里不喜欢他们。
这位言叔叔,似乎跟那些人不太一样。
言仲洺自然知道这个称呼是谁教的,眼睛一眯,眸里冷厉的火焰就向张小娴喷去。
这女人,竟然真的让他的儿子叫他叔叔!
张小娴倒是难得看见他吃瘪的样子,笑得很开心,“别杵着了,再耽误就吃不上早饭了,走吧。”
说完就自顾自地打开后座门,一把将张子桓拖了上车。
第十四章:把他比下去
“言叔叔,这汽车是你的吗?”
上了车,张子桓眼睛明显一亮。言仲洺今天开的是一辆奔驰汽车,大气而奢华,即使张子桓不懂汽车,也看得出这汽车不错。
“是啊。”言仲洺不明白张子桓为什么会这么问,回头看着汽车后座上的张子桓,“怎么了?”
张子桓柔柔嫩嫩的脸颊,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奶孩子,十分的可爱,言仲洺越看越喜欢。
张子桓立刻回答,“我们班的大胖他爸爸开了一辆奥迪去接他,每一次他都会和我们炫耀一番呢。”
孩子没有太多的心思,不过他的语气里不自觉的就带上了酸涩的意味。
听到张子桓的话,张小娴微微的惊讶,同时有些心疼。张子桓懂事,平时没有和她说过这些。心疼的握住了儿子柔嫩的小手,以后自己一定要努力挣钱,不让儿子有任何的委屈。
奥迪而已?竟然还在他儿子面前炫耀,言仲洺立刻生气了,看着张子桓,说道:“改天叔叔开车去你们学校接你,保证把你那什么同学家的奥迪比下去。”
言仲洺的话让张子桓眼前一亮,惊喜的看着他,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看到张子桓的反应,言仲洺心里暖暖的,自家儿子太容易满足了,不过是开车去接他,就值得他这么高兴?如果不是看他年纪还小,自己一定给他买辆汽车,让他自己开车上下学。
言仲洺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摸了摸张子桓的脑袋,“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
你是我儿子,我能骗你吗?
这句话言仲洺自然没有说出来,如果让张小娴听到他这么说,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的。
现在还不是和儿子相认的时候,这件事情不能着急,必须循序渐进的慢慢来。
张子桓高兴了,口不择言的说道:“言叔叔,你真是太好了,我好崇拜你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张子桓的话,张小娴有一瞬间的害怕,担心儿子会被言仲洺抢走,她握了握张子桓的手,“子桓,言叔叔还要工作呢,没有时间去接你放学,刚刚他说的话是在和你开玩笑。”
张小娴的话让张子桓低下了头,小眼睛里闪烁着深深的遗憾,整个人蜷缩在车后座上,十分的失望。
这么多年没有好好地照顾儿子,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已经让言仲洺十分的自责了。
此时见到张子桓的表情,言仲洺立刻开口说道:“不要听你妈妈的,爸……叔叔有时间,我是公司的老板,随时都能离开公司,以后每天接你放学都可以。”
趁着接张子桓放学的时间,就可以和他多接触一些,培养一下感情,把他从张小娴的身边接走的时候,也会顺利一些。
他的话,让张子桓的眼睛又亮了起来,“那一言为定。”
张小娴眨了眨眼睛,言仲洺的意思她怎么会看不懂,立刻说道:“子桓乖,让言叔叔接你一天就好了,他还有事情要做呢,我们不能耽搁人家太长的时间。”
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能够接儿子一天,言仲洺也十分开心了。
话说,他一直都是一个花花公子,过着潇洒的生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儿子,而且已经五岁了。
突然当了一个五岁孩子的爸爸,让言仲洺十分的高兴。
眼前的张子桓明显就是自己的翻版吗,看着那张和自己极其相似的脸颊,言仲洺就忍不住想要抱着张子桓亲一亲。
要知道,以前的言仲洺十分讨厌孩子的,在他的眼里,小孩子都是一个个的小恶魔。
不过,看到自己儿子,怎么看怎么喜欢。
汽车在游乐场的门口停了下来,看到游乐场的大门,张子桓眼睛一亮。
“今天咱们好好地玩儿一天,子桓,喜欢来这里吗?”言仲洺下了车,自然的打开车门,把张子桓从汽车里抱了出来。
“嗯,喜欢。”张子桓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过,在言仲洺的怀里,他十分的不自在,挣扎着跳了下去。
张子桓虽然才五岁,却极其的聪明,心智要比年龄成熟很多。
言仲洺放下了张子桓,但是没有松开牵着他的手,两个人朝着游乐场的大门走去,“叔叔带你去玩儿,想要玩什么和叔叔说。”
张子桓十分的开心,迈着小碎步紧跟着言仲洺的脚步,就连步伐都欢快了幻多。
张小娴心慌了,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就这么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渐行渐远。
走出一段距离,张子桓才发现张小娴没有跟上来,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的张小娴,小跑着走了回来了。
牵起张小娴的手,走到了言仲洺的身边,自然的又牵起了言仲洺的手,三个人一起走进了游乐场。
言仲洺陪着张子桓玩了几个项目,有些累了,就让张小娴和张子桓一起去玩旋转木马,他则拿着水在一边等着。
张小娴和张子桓欢快的笑着,随着旋转木马由远及近,看着两个人欢快的笑,言仲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心底里莫名的浮现出一种温暖的感觉,这一刻他心里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在流动。
旁边一个同样提着几瓶水的男人,凑到言仲洺的身边,说道:“你也陪媳妇孩子一起来玩儿啊?”
言仲洺一愣,侧头看向了说话的男人,见到他的目光却落在旋转木马的某个位置,看起来那对母子是他的家人。
媳妇孩子?
这陌生的名词让言仲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啊。”
自然地抬起头,看向了张小娴。
此时的张小娴正肆意的笑着,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他身边的漂亮女人不少,此时却唯独觉得张小娴是特别的存在。
五分钟之后,张小娴牵着张子桓的手从旋转木马上下来。
走到言仲洺的身边,自然的拿起了他手里的水,张小娴试着拧着瓶盖,却怎么样也拧不开。
现在的水怎么瓶盖这么紧?一点也不方便。
不自觉得,张小娴的额头上冒了汗。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拿过了她手里的水。
言仲洺拧开了瓶盖,把瓶子递给了张小娴,“女人家家的,自己拧不开不知道找我帮忙吗?”
这么多年,张小娴一个人带着张子桓,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做。
看着言仲洺递过来的水,张小娴的眼睛里渐渐地有雾气浮现。
言仲洺见张小娴半天也不接水,眉头皱了皱,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手,”怎么了?傻了吗?”
张小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摇了摇头,结果言仲洺递过来的水,侧头看向了一边。
注意到张小娴眼睛里的泪意,言仲洺忍不住叹了口气,牵起了张子桓的手,捏了捏他的脸蛋儿,“小家伙快些长大吧,长大了要好好地孝敬你妈妈,知道吗?”
虽然张小娴没有说过,一个人带着儿子有多少难处,他也可以猜想到。
张子桓点了点头,小脸上满是认真,坚定的说,“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我妈妈的,不止我一个人,我要和我媳妇们一起照顾妈妈。”
媳妇们?
言仲洺的脸色变得怪异,儿子还这么小,就这么花心?
张小娴也是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张子桓的心里竟然有着如此伟大的理想,拉过了张子桓,“你胡说什么呢,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
难道花心也可以遗传吗?
想到这里,张小娴忍不住瞪了一眼言仲洺。
儿子会这样,都是像他。
言仲洺觉得自己十分冤枉,虽然他花心,不过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很多老婆啊。
“妈妈,我知道了。”张子桓想了想,点了点头,“那我就娶一个老婆孝敬您。”
听到张子桓这么说,张小娴松了口气。
可是,她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来,就听张子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言叔叔娶了几个老婆呢?”
说着,张子桓的目光落在了言仲洺的脸上,小眼睛眨呀眨的十分可爱。
言仲洺郁闷了,怎么话题忽然转到了他的身上?
言仲洺摸了摸张小娴的脑袋,“言叔叔还没有娶媳妇呢,我现在还是单身。”
“这样啊?”张子桓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眼珠转了转,“我妈妈也是单身呢。”
张小娴的心又提了起来,怪异的瞟了言仲洺一眼。
张子桓偷偷地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见到言仲洺的第一眼,他就觉得事情不对。
为什么这个陌生的言叔叔长得这么像他?
而且,别的人过生日,都是爸爸妈妈陪着一起的。
妈妈怎么会让陌生的言叔叔陪着自己一起过生日呢?
把这一切连起来,张子桓很容易的就想到了原因。
不过,既然言仲洺和张小娴不开口,他只好装作不知道了。
“你是想让言叔叔帮你妈妈留意着吗?”言仲洺故作不知,“好吧,如果有适合你妈妈的,我会给她介绍的。”
张小娴却觉得奇怪,忍不住偷偷看了张子桓一眼。
儿子以前都是十分懂事的,从来不是话多的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第十五章 论别人的想象力
中午,言仲洺带着张小娴母子两个来到了一家私房菜馆。
这里是一个私人会所,不对外营业的。
外面看起来,这里十分的普通,但是当走进来之后,张小娴都觉得震撼了。
这里的装修也太奢华了吧?简直和电视里的皇宫一样。
三个人刚刚走进来,就有迎宾小姐迎了上来,“言少,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看起来,言仲洺是这里的常客。
“嗯。”言仲洺点了点头,回头牵过了张子桓,“今天他过生日,我带他来吃饭。”
迎宾小姐这才注意到张子桓和张小娴,刚刚她已经看到了两个人。
不过,这两个人衣着普通,迎宾小姐没有想到他们是和言少一起来的。
迎宾小姐好奇的看了一眼张小娴和张子桓,这两个人和言少是什么关系啊?
这孩子和言少长得好像,不会是言少的私生子吧?
那么,女人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肯定是言少包养的女人。
如此一想,所有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难怪言少已经二十好几了,还不着急结婚,原来人家已经有了儿子,反正传宗接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怎么?你们不准备接待我们吗?”本来是想带张子桓来好好地吃一顿的,迎宾小姐却始终不在前面带路。
言仲洺有些不满,如果不出因为这里的老板是自己的好朋友,他早就掉头就走了。
迎宾小姐回过神来,自责的说道:“怎么会,言少这边请。”
言少的事情和自己无关,自己还是专心接待的好,得罪了言少,她的工作绝对保不住了。
把菜单递给了张子桓,言仲洺让他点菜。
这些字张子桓都认识,不过组合在一起的菜名,他就不太懂了,毕竟蒸熊掌之类的菜品都是他平时接触不到的。
张小娴知道言仲洺的目的,这个家伙竟然想和自己抢儿子,怎么能轻易地放过他?
一定要趁机狠狠的宰他。
张小娴拿过张子桓手里的菜单,手指一划,把最昂贵的十几道菜都包括在其中,“就要这几样菜吧。”
看着她的动作,迎宾小姐瞪大了眼睛,这女人是土包子吧,点菜哪有这样点的。
言仲洺却不以为意,“按照她说的,就要这些菜,另外把你们的特色菜都上一份。”
“是。”迎宾小姐应道。
看着迎宾小姐要走出房间门口,言仲洺说道:“今天是我……孩子的生日,再去买一个生日蛋糕。”
迎宾小姐离开之后,张小娴说道:“生日蛋糕咱们店里就有,早知道去店里拿一个不就是了,为什么要让别人赚咱们的钱呢?”
张小娴愤愤的说道,她挣点儿钱容易吗。
言仲洺看到张小娴衣服肉疼的模样,觉得好笑,他言仲洺什么时候在乎过钱?
“今天是子桓的生日,我给他买个生日蛋糕是应该的。”言仲洺一笑,想到自己错过了张子桓的四个生日,他就觉得自责。
不过,他的儿子姓张?这件事情以后要和张小娴好好地探讨一下。
下午的时候,言仲洺带着张子桓去选了一个生日礼物,价值五千元的遥控飞机。
五千块?这些够她们母子两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好不好?
张小娴终于懂了言仲洺的目的,就是想用金钱攻势俘虏儿子的心啊?
想到这里,张小娴就有些担心,和言仲洺比钱多,自己绝对比不过啊。
“子桓,懂事一些,咱们怎么能要别人这么贵的礼物呢?”张小娴抢过张子桓手里的飞机,放在了货架上。
张子桓也不哭闹,乖乖的点了点头,对言仲洺说道:“言叔叔,我不能要你给的礼物,毕竟咱们不熟啊。”
给儿子买个遥控飞机怎么了?如果儿子要,他就去民航给儿子买一架客机。
言仲洺哼了一声,十分不满张小娴的举动,“子桓,这是叔叔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给你买一件礼物是应该的。”
“可是,五千元很多啊。”张子桓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衣角小声的说道。
五千块对于言仲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他的公司眨眼之间挣的钱也不只这个数啊。
言仲洺爽朗的一笑,摆了摆手,“这点儿钱不算什么。”
“那叔叔你直接给我五千块钱吧。”张子桓突然抬起头,满脸期待的看着言仲洺。
言仲洺倒是一愣,没有想到张子桓会突然这么说。
不过,让他拿钱给儿子花,他十分的乐意,掏出钱包看了一眼,只有一万元的现金了,他把钱都拿出来,递给了张子桓,“这些钱你留着零花,另外这个遥控飞机你也拿着,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怎么能不要。”
这下子,张子桓没有拒绝,张手握住了钱,转身走到了张小娴的身边,“妈妈,这些钱你帮我存着。”
说着,张子桓对着张小娴眨了眨眼睛。
张小娴下意识的接过了钱,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子桓,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儿子,妈妈不是教过你,不能要陌生人的钱吗?”张小娴试探着说道,想要看看张子桓的回答。
张子桓还没有开口,言仲洺已经抢先说到:“这钱是我给子桓的,不是他和我要的。”
张小娴眉毛一挑,同情的看着言仲洺,她怎么感觉言仲洺张子桓算计了。
自己养大的儿子,张小娴了解。
既然言仲洺自己想要上当,那么她也不好多少什么。
况且,她是贪财的,嘿嘿。
晚上的时候,玩了一天的张子桓累了,就睡在言仲洺的肩头。
看着这一幕,张小娴叹了口气,看起来张子桓真的需要一个父亲了。
如果有合适的,自己就应该带着张子桓嫁了。
言仲洺此时还沉浸在抱着儿子的甜蜜当中,不知道张小娴正想着带着他儿子嫁人呢,不然的话,言仲洺绝对会追杀张小娴的。
“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的给子桓好一点的生活,需要什么就和我张口。”言仲洺把张子桓放在了床上,盖好被子,回头对张小娴说道。
张小娴唯恐言仲洺和她抢儿子,只想离着他越远越好。
看着床上熟睡的儿子,张小娴有点点的心疼。
摇了摇头,张小娴对看着她等她回答的言仲洺说道:“不必了,我自己可以照顾好他,这么多年,我们不是也过来了吗?”
“如果不是我刚好知道了他的存在,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让我知道,原来我还有一个儿子?”言仲洺眼光暗了暗,声音点的低沉了起来。
带着几分冷意的目光扫了张小娴一眼,想到她让自己和儿子分离了这么多年,言仲洺就觉得愤怒。
但是,同情张小娴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如果可以,现在他想要带着张子桓走,自己好好的照顾他。
张小娴没有回答言仲洺的话,轻轻浅浅的笑了起来,问道:“如果五年前,你知道我肚子里有这个小生命,你会允许我把他生下来吗?”
一句话,就让言仲洺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以当时他的性格,一夜、情而意外有的孩子,他绝对不会允许孩子生下来的。
“所以,他是我的孩子与你无关。”张小娴,轻轻地握住了熟睡的孩子的手。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儿子言仲洺怎么能够让张小娴否定自己和他的关系。
“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也不可能生下儿子,所以,他是我的。”言仲洺不甘心的说道。
这五年以来,儿子都是她一个人的,突然之间一个人要来和她抢,怎么能让她不生气?
张小娴哼了一声,“儿子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最多不过是出了种子而已,怎么能说是你的?”
听张小娴这么说,言仲洺不生气,语气淡淡的说道:“你去自动柜员机上取钱,插上卡,掉出来的钱是谁的?”
听到言仲洺的比喻,张小娴脸颊一红,小声的骂了一句,“流氓。”
“哈哈,我说的是事实。”言仲洺十分得意,仿佛说的张小娴哑口无言,他十分成功一样。
甚至比争抢到了一个重要的客户,还能让他有成就感。
张小娴眼珠转了转,想到当年的事情,“当时我不是给你留了两百块的服务费了吗?所以,你根本不是银行卡,最多是一个工人而已。”
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提那钱的事情?
当初他醒过来,原本以为女人会在身边,哪里想到床上只剩下了他自己,当看到那两百块钱,言仲洺差点气得发疯。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嫖了?
“张小娴,你是不是找死?”言仲洺忍不住骂道。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张子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迷蒙的擦了擦眼睛,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两个人。
“妈妈,言叔叔,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吵架啊?”张子桓小声的说道。
见儿子醒了,张小娴立刻坐在了床上,轻轻地帮他把滑落的被子盖好。
紧张的看着张子桓,唯恐他听到了什么,见他脸色平静,这才放下心来。
“子桓乖,妈妈在和叔叔说事情,我们没有吵架。”
第十六章:承诺的实现
原本以为,言仲洺说接张子桓放学,不过是随口说说。
第二天一大早言仲洺就早早的来到张小娴家等候了。
等张小娴牵着张子桓的手走出家门的时候,刚好看的言仲洺的奔驰车停在家门口。
见到那辆车,张子桓立刻眼睛一亮,小跑了过去。
言仲洺打开车门下了车,看了一眼时间,“我等了你们一个半小时了。”
“额,你真的来了?”张小娴复杂的看着言仲洺。
本心里,张小娴是不想儿子和他有太多的接触的。
当见到张子桓见到言仲洺时候,眼睛里山说过欣喜的光芒。
张小娴不知道这是因为血缘的关系,还是仅仅是张子桓喜欢言仲洺。
言仲洺将张子桓抱起,亲了亲他的脸颊,“答应过子桓,会接他放学,我想既然这样,不如直接送他去学校的好,晚上我再去接他。”
上了车,见张小娴还站在原地,言仲洺探出车窗,“上车吧,顺路带你去店里,反正我的公司也在那里。”
迟疑了片刻,张小娴还是上了车。
当汽车停在幼儿园的门口,立刻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毕竟这样一辆奔驰车实在是拉风。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言仲洺抱着张子桓下了车。
张小娴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走进了幼儿园里。
言仲洺长得十分帅气,比那些韩国明星还要帅上几分,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幼儿园里,立刻引来了许多女人驻足围观。
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对着言仲洺拍照,显然是把他当成了明星。
“子桓妈妈,这帅哥你的老公吗?”子桓的老师看到言仲洺之后,立刻眼露桃花,看着言仲洺问道。
张子桓回头看向了张小娴,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不是,他是我的老板,顺路送子桓来上学而已。”张小娴想也不想,直接否认。
这也是她心里给言仲洺和自己的关系定位。
听到她的回答,老师立刻松了一口气,同时满脸笑意的看着言仲洺,“帅哥,你有女朋友吗?”
张小娴头疼的抚了抚额头,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直接吗?见到帅哥就扑上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言仲洺一点儿也不慌乱,显然是经历过太多了。
言仲洺将张子桓放在了地上,瞟了张小娴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在说:看到了吗?我有多受欢迎。
言仲洺点了点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张小娴的心忽然微微一痛。
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把一只大手握着,言仲洺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我在追求张小娴呢,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老师愣住了。
张子桓愣住了。
张小娴直接傻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言仲洺,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就在张小娴要发怒的时候,言仲洺凑到她耳边轻声的说道:“帮我当下挡箭牌,不然这女人绝对会对我穷追不舍的。”
老师目露失望之色,扫了张小娴一眼。
虽然子桓妈妈长得漂亮,不管怎么说,她也已经二十多岁了,而且还有了一个五岁的小拖油瓶。
眼前的帅哥怎么会看上她呢?
重新上了车,言仲洺才松开张小娴的手。
“你竟然拿我当挡箭牌?”张小娴愤怒的瞪着言仲洺,这家伙竟然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虽然有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不是丢人的事情,不过,现在她是单身母亲,想着离流言蜚语远一些呢。
言仲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们两个儿子都有了,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也不为过啊。”
“记住,张子桓不是你的儿子,和你没有关系。”
张小娴脸色一变,纠正言仲洺的说法,“不然我会让张子桓在你的视线里消失。”
言仲洺不怕别的,就怕张小娴带着儿子逃跑。
当年她一走就是五年,如果不是自己机缘巧合之下见到她,说不定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儿子了呢。
听到张小娴的威胁,言仲洺立刻服软了。
一路无话,言仲洺开车把张小娴送到了甜品店门口,说道:“你去工作吧,晚上下班我来接你一起去接子桓放学。”
“好。”
张小娴目送言仲洺离开,眼睛里闪过复杂的神色。
她还没有转身回到店里,身后就想起了员工的声音,“娴姐,刚刚那个不是店里的幕后老板言仲洺吗?一大早他怎么会送你来上班?”
员工满脸爱美的笑,对着张小娴眨了眨眼睛。
张小娴脸色一沉,回头瞪了员工一眼,“顺路而已,你们不用干活吗?月底还想领工资吗?”
员工们吐了吐舌头,转身跑到店里开始工作了。
接下来的几天,言仲洺一有时间就会来陪张子桓,不过几天的时间已经和张子桓玩到了一起。
偶尔言仲洺来得迟了,张子桓还会着急。
眼看着张子桓的变化,张小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样下去,儿子就要被抢走了。
不过,好在言仲洺并没有对张子桓都明身份,这点还是让张小娴松了一口气。
这一天,张小娴接张子桓回家的时候,张子桓闷闷不乐的,没有说话。
张小娴没有多想,想着他是因为言仲洺没有来接他放学而闹情绪。
晚上张子桓也只吃了一点东西,就早早地回了房间。
张小娴忙完了,八点钟的时候来到张子桓的房间看看他有没有踢被子,这才发现异常。
躺在床上的张子桓脸色通红,紧紧地闭着眼睛,不停地说着胡话。
孩子发烧了?
张小娴慌了,抱起张子桓就抛出了家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师傅,麻烦您快点儿。”张小娴紧张的催促着司机。
从小到大,张子桓还没有发过这么严重的烧,抱在怀里,张小娴感觉张子桓的身体一阵滚烫。
“言叔叔,言叔叔……”张子桓迷蒙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叫着。
“子桓,子桓,你看看妈妈。”张小娴记得眼泪都要落下来了,轻轻地抚摸着张子恒的脸颊。
可是,张子恒那里会回应他,依旧在含糊不清的叫着:言叔叔,言叔叔……
无奈,张小娴只能掏出了手机,找到了出那个已经存在手机里,却不曾打过的号码。
接到张小娴电话的时候,言仲洺刚刚回到家里,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准备一会儿去吃晚饭。
手机铃声响起,他微微的皱了皱眉,这个手机号是他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张小娴打来的,这个时候,她打来电话做什么?不会是儿子想他了,让他过去吧?
想到这里,言仲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甜蜜的笑容。
“张小娴,有什么事吗?”
“言仲洺,子桓病了,我现在正在送她去医院的路上,他昏迷了,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你能不能过来一趟。”张小娴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手机里,张小娴的声音闷闷的,明显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儿子病了?还昏迷了,竟然这么严重。
言仲洺立刻起身,一边朝着大门走去,一边问张小娴医院的地址。
上了出去,言仲洺直接把汽车开到了一百多迈。
到了医院里,张小娴抱着张子桓下了车,直接走进了医院大堂。
这是一家社区医院,医疗设施并不完善,晚上只有两个医生在值班,给张子桓做了检查,立刻给他打点滴。
张子桓是早产儿,从小到大身体都不太好,经常生病,不过这一年来,这种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了,只是没有想到病魔突然就来了,让张小娴有些措手不及。
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张子桓的体温并没有降下去的意思,反而说胡话的状态越来越严重了,张小娴握着儿子的手,叫着他的名字:子桓子桓……
可是张子桓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昏迷不醒。
张小娴的心提了起来……
言仲洺冲进医院里,看到医院简陋情况,眉头皱了起来,医院的墙皮都脱落了,走廊里满是灰尘。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张子桓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
张小娴一回头,看到了走进来的言仲洺,心莫名的就安稳了下来,“你来了。”
吸了吸鼻子,刚刚擦干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孩子怎么会生病?你是怎么看孩子的?”言仲洺不满的说道,走到了病床边,伸手试了试张子桓的体温,感觉到一阵滚烫,“医生是怎么看病的,这么长时间了,烧还没有退下去?”
言仲洺不由分说的撤掉了张子桓的点滴,将他抱在了怀里,直接走出了病房。
“你要带孩子去哪里?”张小娴紧张的追了出去。
“换一家能治病的医院。”言仲洺话音落下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走廊上。
两个医生挡住了他的去路,“这是我们的病人,你不能把他带走,你是什么人?”
“我是孩子的爸爸,让你们给孩子治病我不放心,最好给我滚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言仲洺是什么身份?平时都是眼高于顶的,自然不把这两个医生放在眼中。
医生们不肯让路,言仲洺抬脚就将两个人踹倒,抱着张子桓走出了医院,将他放在了车后座上。
关上车门,看到张小娴才跑出来,言仲洺说道:“坐在后后座上看着孩子,我开车。”
“嗯。”张小娴点了点头,爬上了车。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YY小说”阅读更多后续精彩情节。
YY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